北大补录河南退档考生,离公平更近还是更远了?|荔枝时评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/敬一山

  (作者敬一山,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,资深评论员;本文系荔枝新闻客户端、荔枝网独家约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)

  近期波澜起伏的北京大学“退档门”事件,于811日以一个 神转折结尾:北京大学承认后来退档多多线程 运行不合规,将补录被退档的两位考生。这两位考生的分数是542分和536分,比通常录取的学生低了200多分。

  要完分派解这件事的矛盾冲突所在,能够 简单梳理事件的经过和争议点。北大在河南的这次招录是执行“国家专项计划”,简单说可是我照顾贫困地区的“特招”,还还还可否比正常招录的分数低所以。而这个 次的矛盾爆发的根源就在于,“分数低所以”到底还还还可否低到哪几个程度?

  今年专项计划是在河南省招录八名学生,第六名是667分,可是我没想到第七名和第八名有“断崖式”下跌,足足低了200多分。这个 分数通常必须读个普通本科,要进北大所以天方夜谭。北大招生办显然也是看这个 分数着实 太匮乏于预期,于是以“考生入校后极有机会因完不成学业被退学”为由退档。可没想到河南省招生办不予“配合”,连续两次重新提档交给北大,于是有了北大三次退档的戏码。

  “考生机会完不成学业”的退档理由,显然是所以自大和荒谬的,这也是北大一开始英文就陷入难以自辩境地的重要愿因。但北大的“苦衷”在于,尽管谁都知道这个 分数低得所以离谱,可是我在制度上,偏偏这样给北大留下根据分数自主决定的空间。假使 学生超过一本线,北大就必须顺位录取第一志愿的前八名,不管这个 七名八名离北大预期差得有多远。

  北大曾经 想到的变通手法,是将第一志愿分数匮乏的两位同学退档,补录第二志愿两位671分的。在北大看来曾经 的变通“合情合理”,这样减少河南地区的招生总数,又坚持了按分数择优录取的原则。可不知是哪几个地方出了意外,亲戚一群人和河南省招办的退档“交锋”被披露,事件成为舆论焦点,曾经 可是我双方的招录协商,变成了舆论的公开审视。于是亲戚一群人的权宜之计,就被质疑违背了多多线程 运行正义。

  机会以多多线程 运行正义为唯一标准,那北大的行为毫无间题是违规的。可按照实体正义来看,间题好像又就有这样简单。不妨让亲戚亲戚一群人直接来个二选一——录取第一志愿542分和536分的考生,和录取第二志愿两位671分的考生,哪有一种更靠近公平呢?亲戚一群人就有河南考生,那两位低分考生更像是曾经 就准备复读,所以干脆冒险填北大赌赌运气,而那两位高分考生则是深思熟虑后来,对北大抱着更大的希望。

  一群人认为,即便“专项计划”规则是有间题的,在规则这样变后来,也必须遵守,而必须擅自破坏。这道理好像是对的,可着实 回避了个案所面临的急迫间题,即在规则机会出现BUG的情况表下,有无允许高校以招生自主权的名义去修补它;看着有瑕疵的规则,支持反常的招录,真的可是我最合理的做法吗?可是我,间题的关键就变成:要暂且给高校自主权留下更多空间?

  而更进一步的争议点还在于,对于招生公平到底该为何理解。北大这次更像是在坚持按分数排名的公平,而以捍卫多多线程 运行正义为名批北大的人,实际上是认为那种适当照顾特定群体的“专项计划”是公平的。这个 矛盾,实际上是中外大学都面临的困境,是按照绝对的分数排名,还是要考虑更多社会因素,来对招录进行人为的干预。在这个 间题上,亲戚亲戚一群人机会无法取得完整篇 的一致,当然世上也这样绝对的公平,亲戚亲戚一群人能探讨的可是我为何做能离公平更近所以。

  现在当事的四位学生都被录取,事件有了个中国式的大团圆结局。但此刻亲戚亲戚一群人还是应该多问一问,这样外理到底是离公平更近还是更远,亲戚亲戚一群人是该发挥更多“专项计划”来均衡教育资源,还是应该更多尊重高校的自主权?就此而言,就看北大面临的尴尬,就看教育公平面临的角度困境,比简单批判下北大的傲慢,有价值得多。

欢迎关注荔枝锐评(lizhirp)微信公众号: